人类冬眠布置(科学幻想)

美高梅 1

美高梅 2

example

1

01


文 | 水良丶

赛诺比斯山洞,时隔一个月回到这里,艾克已经等待了许久,他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没来。他看了看手中的石英表,指针停留在12点09分,他不知道现在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自从上手表突然停止转动后,他在也无法靠手表分辨昼夜,手表已经只能用作统计时间的工具。

距离上一次黑夜已经有72小时又09分。这一片管辖的公司“比可巴巴”为了追赶另一片辖区的“马化”公司已经启动了昼夜控制器。这个世界已经不像从前,上一次的科技爆炸,使这一代的人超越了22世纪的科技技术,控制昼夜在这个时代,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为什么还不来!”艾克一拳打在岩洞的石壁上,他心想“如果还不来的话,apla机器人就要定位到我了,那么就在也无法逃出这个世界了。”

公元3020年,地球环境极端恶化,经历数次零下极寒的天气之后,所有幸存下来的地球人都被聚集在一个叫做艾洛德的地方。在这里成立了新的政府,并且为了应对每年冬季的极端天气,在每年入冬时,政府都给民众发放一种药物保证所有人都能在冬季进入冬眠状态,不消耗自身的能量,并会在春天到来之时准时苏醒,开始新的生活。

02


艾克已经脱离公司给他制定的岗位三天了,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一出生就会被纪录到“人册”上,“人册”依靠现代的科技技术全方位定位你的成长。主要是靠一个名叫apla的机器人来陪伴和照顾你的成长,当你年满十八周岁,可以进行工作后,经过设计和分析你十八年的成长过程,你会被分配到最适宜你的工作单位上。

艾克被分配到“史学馆”,这个馆的作用是这个世界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能加入史学馆的人,通常都是在apla的分析结果得出后的“天才”类人。他的任务就是在“史学馆”里帮助apla机器人分析历史并推演今后的历史进程,因为apla机器人有一个至今无法解决的缺陷就是思维联想的缺乏性。在“史学馆”内,apla只能分析统计整合出数据,依靠人的大脑去联想每组数据的关系,等“人”部的联想数据结果出现,在由apla机器人所组成的“科技”部将数据提交到上层更高级别的数据中心,进行分析和推演,然后告知“史学馆”结果。具体为什么上层的数据中心可以进行判断性的推演,却要交由下层数据中心提交数据,无人得知,因为那是重要机密。

但在“史学馆”唯一一次推演成功的只有一个叫“凯瑞”的人,也只有那一次,在“史学馆”的巨大LED屏上出现了绿色正确的通知,历史进程在后续的记载中果真就那样进行了,所以从客观事实来说,上层是拥有判断的技术的。那是22世纪的中旬,距今已经过去了三个半世纪。“史学馆”的任务越来越重,因为上一次的推演只推演到了26世纪,上层通知推演到26世纪之后就是一堆毫无规则的英文和数字的总和。

艾克和菲利彼是专门研究“凯瑞”的一个研究小组,“凯瑞之死”是他们的研究方向,因为“凯瑞”在推演出至26世纪的演变过程的后五年,他居然自杀了,只留下了三张谜一般的推演稿,那时他已经是这个世界呼风唤雨一般的人物。研究进行的很艰难,因为“凯瑞”至死的人生都几乎在工作,很难从统计数据里看出为什么“凯瑞”要自杀,但这三张纸是非常重要的,“凯瑞”肯定在这三张遗言里留下了什么。

那天夜里,艾克和菲利彼所组成的小组从“凯瑞”的历史中,通过分析“凯瑞”的推演数据,在艾克对于#数字的天生敏锐感和菲利彼超乎常人的非关联性联想思维下,她们看出了些许端疑,因为在那天夜里,艾克用他新想出的数据推演法下,从“凯瑞”临死的其中一张推演纸中,用数列的组合结果下,从俄语词表中得到了“我的老朋友不是我的朋友”这一句奇怪的话。

“这是什么鬼意思,菲利彼?”艾克看着菲利彼说道“你是不是太久没休息,脑子联想过头。老朋友不是我的朋友,这句话明显不通顺。”

“不可能。”菲利彼将推演得出的数据板拿在手中,仔细的在脑海中联想“老朋友不是朋友….”

“这句话的意思就像,菲利彼不是菲利彼一样”凯瑞起身从菲利彼的手中抢过数据板,转头对身后的机器人说“apla,你是我的朋友吗?”

“哈哈哈,你说呢艾克小宝贝。”apla回答道。

“如果你的推演算法没有错,那么数据结果肯定是这个,词表的位置会不会对错了,apla在对一遍。”菲利彼说道

“好的,请稍等。”虽然apla这么回答,但只是短短几秒钟apla又再次说话了“数据结果和之前的一样菲利彼。”

“我觉得应该是没有错误的,按理论上来说,这个推演结果是一句完整的话,一点没错,这应该是凯瑞留下来的话”菲利彼看着艾克又将数据板抢了回来

“什么按理论,照这么说的话,上一次索菲那组的人,得出的那句(星期日,他给我自慰了)也是正确的了?”艾克笑嘻嘻的说“菲利彼,我认为这句话意思应该和索菲的结合在一起,那就是(星期日,他给我自慰了,老朋友不是我的朋友…),哈哈哈”

菲利彼看着艾克一阵无语,她对边上的apla说道“apla,凯瑞死前还有留下哪些推演数据或者推演的稿子吗?”

“请稍等菲利彼”apla回答道“还有两份,但都是一些奇怪的数据,依照现在的密码学和推演法下,是一堆无效数字和英文,其中一份是索菲破解的那份”

“就是星期日,他给我自慰了的那份?哈哈哈”艾克笑道

“是的,艾克小宝贝”apla回答道.

听见apla的回答,凯瑞笑的更夸张了。

菲利彼看见凯瑞的模样反问“apla,你为什么老叫艾克小宝贝?”

….

“哈哈哈,小宝贝艾克”这回换到菲利彼哈哈大笑。

“apla,我命令你以后不许叫我小宝贝” 艾克说道。

“菲利彼,因为今天的数据分析结果得到,凯瑞需要亲密的称呼来缓解他的孤独,而艾克,以后我不会叫你小宝贝了。”apla正经的回答使得菲利彼笑的更厉害了。

这是艾克十五年前在课堂上学到了知识,现在是3150年了。艾克作为新世界的一名教师,正在将他所学知识传授给下一代孩子。

03


事情本该如此结束,但翌日的傍晚索菲找到了艾克,问艾克是不是从“凯瑞”的死亡绝笔之中得到了什么情报,刚开始艾克还不以为然,但随着艾克将结果告诉索菲,索菲的话让艾克紧张起来。

“你有告诉别人吗,这个结果多少人知道!”索菲眉头紧锁道

“没有吧,昨晚我和菲利彼一起”艾克回答道

“旁边有apla吗?”索菲追问

“那肯定有啊!”艾克看着索菲一脸不可思议,现在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apla,这不是白痴的问题吗

“那昨晚apla知道了这个结果,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索菲一把拉起艾克的手,艾克从她眼里看到了着急。

“没有,索菲,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的apla呢?”艾克看着索菲,索菲是他们同系列不同组别的同事,去年的联想思维比赛,索菲拿了第二名,索菲和菲利彼的关系并不好,那次比赛她和菲利彼只差了2分,而这两分的原因也非常搞笑,就是索菲在最后输入答案的时候输错了一位数字,否则冠军就是她的。

“艾克,打起精神,记住我接下来说的这句话,艾克”索菲将艾克的手再次握紧,她似乎用尽了全部力气、

艾克被她弄的有点疼痛,甩开索菲的手追问道“索菲, 你怎么了”

“你打起精神了吗。”索菲并没有回答艾克的问题

艾克见索菲对他的问题视而不见,勉勉强强的答应了一声,艾克想弄清楚索菲究竟想干嘛

“准备好了,我只说一遍。”索菲看着艾克

“什么?一遍,什么鬼,你要干嘛。”艾克惊讶道

“你准备好了吗?这段话很长的,而且比较难记”

“准备好了…”

“jie
1301016#1099.189#20-24026020”索菲没有丝毫的卡顿,非常流利的说完了这一大串数字

“没了,这么简单?”艾克语气轻松的回答道“jie
1301016#1099.189#20-24026020 对不对?”

索菲在心里确认无误后,径直离开了,也没有搭理艾克后续的追问。

艾克看着索菲的离开,有点茫然无措“就这样走了?”

一脸茫然的艾克回到他和菲利彼的位置,思考这串数字的意义“这什么鬼,jie
1301016#1099.189#20-24026020”

艾克想不出来,随后菲利彼的到来打破了艾克的思绪“艾克,昨天晚上我在家用你的推演法,推演了另一张纸,发现好像推的通,可是我这方面不强,你来推演的一下。”

当傍晚工作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和菲利彼都要离开时,艾克忽然想起了索菲给他的那串数字,他随口问道“菲利彼,我这里有一窜数字,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什么?”菲利彼疑惑的看着艾克。

随后,菲利彼看着手中的这串数字,思考着。

“是索菲给我的。”艾克补充道“我觉得她不是那种给无意义数字的人吧。”

“我也这么认为”菲利彼一边思考,一边这串数字间的关系,旋即会心一笑“这个挺简单的啊,你这都想不出来吗,艾克。”

看着菲利彼的微笑,艾克抓了抓脑袋“你知道我这方面不行,你快说,要不然以后别让我帮你推演算法”

“哈哈哈,这很简单啊。”菲利彼将数据板放在科技桌上边比划边说“你看,jie
1301016#1099.189#20-24026020这串数字的头三个英文,不就是中文的“解”字的拼音吗,不是很简单的吗,这都指明叫你解开这个密码了,然后后面就显而易见了,她肯定是顾虑你的智商,所以设计的很简单,这里面有个规律就是每个特定意义数字后都有一个0做结尾,懂了吧。”

“那#号是什么,还有那个点呢。你能不能一次性说完,菲利彼。”艾克着急道

“我真是高估你的智商了,我从前还认为你真是个天才,同意上级的安排,让你做领导,真是错了。”菲利彼笑道“你先看前面这个1301016,把其中的0换成空格就是13
1
16,会这样设计的话,这肯定是位置的关系,索菲既然要表达意思,那肯定可以转成具体的东西。一般来说就是词表的位置,apla,用这数据检索一下常用词表。”

“正在检索,请稍等…”apla再次回答“检索在英语词表中有具体意义,结果结果为map.”

“ok,那么继续解下去”菲利彼再次比划起来“后面的这个就更简单了,前面的意思是map,后面还用双#号去隔开一组数字,应该就是坐标了,这个坐标就是1099:189,apla将这组数字….”

“是赛诺比斯山”还没等菲利彼说完,apla就说出了答案。

“好,那么在看后面,起初我也没弄懂这个20-24026020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事实上我到后面发现我想复杂了,这个意思就是将字母表的位置颠倒了一下而已。Apla”

“检索结果为:g-day”apla回答道

“这个g-day就很有意思了,这个20应该就不是用词表了,用这个谜语里的解法0是没有意义的,那么就是2day,那么整个谜语的意思就是(星期二或者两天后到赛诺比斯山)”

“这样?”艾克疑惑道“没事去那干嘛,那不是个旅游景点吗,世界的最后一座山?”

“这我就不得而知了,好了我回家了,你记得推演我给你的数据。”菲利彼拿起科技桌上已经缩小的飞行器,和艾克打了招呼,离开了。

艾克站在讲台上说道,由于环境的恶劣变化,天空3500米的空域会有大量雷电存在,使得飞行器无法像更高的地方飞行,而这个3500米的最大高度,更是由伟大的冒险家们用自己的生命一次又一次实验得来的。

04


回到家的艾克一直不懂为什么索菲要他去赛诺比斯山,他让apla联系索菲的apla,但对面的apla的回复是索菲拒绝了一切联系。

“神经病”艾克躺在床上,用数据板推演着今天菲利彼给他组好的数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艾克似乎有了方向,他的脑海在飞速旋转,像一个电脑cpu一样全速运转,但电脑时代已经过去了很久,现在已经是全智能时代。

“ok!”艾克从床上猛坐起来“apla,将刚刚解出的数据结果用菲利彼安排的数据串联在一起,投到墙上。”

“是的。”

艾克走向客厅,在贩卖机里购买了一瓶果汁,看着墙壁。

墙上一点一点的有字显示“所…有人….都….不见…了..它…们….无处不在”

“所有人都不见了?它们无处不在?”艾克思考着“这什么意思,什么叫人都消失了,难道真有世界末日,它们又是谁,是外星人引发的世界末日吗。”

“该睡觉了艾克,如果在不睡觉,你会没精神工作的,你只有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了。”apla提醒道

“apla,你觉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艾克走向卧室顺口问道

“艾克,你知道这种要求我做不到。”apla回答

“哈哈哈,我顺口问一下,睡了,帮我关灯。”

一个孩子举起了自己的手,看向艾克。艾克看向孩子问道,你有什么问题?

05


史学馆

“所有人都不见了,他们无处不在?你昨晚推出了这个结果?”菲利彼看着艾克

“恩。你觉得是什么解释?”

“等等,上一次我们解释的是什么?老朋友不是朋友?”菲利彼紧张了起来“apla,你去贩卖机帮我买一张纸来。”

“菲利彼,纸这种东西已经很久没有需求了,如果需要的话可能要等很久的时间。”apla回答

“没事,这很重要,你去吧”

“好的。”apla回答

待apla走后,菲利彼凑近艾克说道“我感觉不妙。”

艾克看菲利彼神经兮兮的“你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想想,我们上一次解出的是什么?”菲利彼问

“我的老朋友不是我的朋友啊、”

“我的老朋友不是我的朋友,所有人都不见了,它们无处不在。”菲利彼的语气变得十分微弱,艾克甚至感觉她带着哭腔。

“怎么了,菲利彼?”艾克看着她

“你还不清楚吗,这预言了机器人将统治这个世界。”

艾克看着菲利彼大惊失色的样子“你别这么快下决断,这个数据还没提交到上层分析,如果是错的呢,而且你想,索菲推演的那句话是什么,会不会没有这么简单,凯瑞没那么简单,这或许是凯瑞给我们下的障眼法?”

“艾克!”菲利彼突然抓住了艾克的手臂使劲摇晃着咆哮道“你昨晚推演的那句话就是索菲推演过的!索菲早就知道了!她隐瞒了,凯瑞自杀的原因已经很明显了,他预测到了这一天!”

“索菲你冷静些。”艾克有些慌乱“索菲为什么要隐瞒她推演的结果呢。”

“她肯定已经得到了什么信息,我想她找你是有原因的,你去了吗?”菲利彼松开了艾克的手

“还没有,但今天是星期二。”艾克道。

“你今天去,我帮你在这和apla解释,你去看看索菲发现了什么。”菲利彼坐了下来看着艾克说“你现在就去。”

美高梅 ,“好”艾克拿起桌上的缩小飞行器径直向外走去。

孩子说,老师,我们不能飞的更高,那我们可以坐船去更远的地方吗?

06


赛诺比斯山,这个世界唯一一座山,随着时间的变迁,技术不断上升,这个时代的许多自然物质已经可以人工合成,建筑物也变得更加高级,许多地方都被推平成了合成室或是研究室。赛诺比斯山本该早被推平,但凯瑞自杀前的三年突然对外宣布“赛诺比斯山绝不能推平,其一是因为它有重要的作用,其二是应该保留从前的一座山作为纪念。”

凯瑞在那时已经是神一般的人物,在他的一声号令下,赛诺比斯山幸存了下来,作为一处旅游景点,并被重重保护起来。

艾克已经到了山脚下,他是步行过来的,此时的艾克正上气不接下气,他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走这么远的路了,因为赛诺比斯山的特殊性,距赛诺比斯山1km的距离,不允许有高科技的存在。不见索菲的身影,艾克看了看四周,有点不习惯。虽然作为旅游景点,但是来这里的人却少之又少,因为要徒步走1km。

“艾克。”索菲喊道

“你从哪里出来的…”艾克疑惑的看着索菲

“赛诺比斯山里”索菲边说边指了指身后的路口

“我和菲利彼发现….”艾克正准备询问索菲为什么隐瞒推演事实时,索菲打断了他

“先跟我进去,我在慢慢跟你解释。”索菲拉着艾克的手,向着他们面前的赛诺比斯山走去。

“这山官方声明最好不要进去啊,里面的地形很危险啊,有许多原始动物,他们会攻击人的”艾克有些踌躇“这里说也行啊,索菲?!”

“早都全死光了,当昼夜被被控制那一天。”

在抵达赛诺比斯山洞之前,艾克逐渐了解了赛诺比斯山的环境,果真如索菲说的,山上除了植物外只有岩石,而且这山上的植物除了最开始见到的,艾克到现在也没发现第二种,这种植物的形象和艾克印象中的植物不同,书上的植物并不是这样的,艾克心想一定是变异了。它像一根根钢针般刺入岩石中,但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并没有刺入岩石,只像吸盘般吸附在岩石上,它们还可以主动的进行移动,这种植物,许多都集中在阴暗处,如果你将它置于阳光下,它会像蠕虫一样向最近的阴凉处移动。

“艾克,推演结果的一部分你已经知道了,我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但你知道完整的三张纸的结果吗”索菲问。

“昨晚我倒是把你的那个也推演出来了,但还有一张我和菲利彼还没推演”艾克回答道

“原来如此,第三张我已经推演出来了,它和前面的推演不同,需要更复杂的推演技术,因为最后结果不能依靠apla,我自己计算了将近三个月。”索菲将艾克领到一处石壁上,指了指石壁紧接着说道“艾克,第三张遗稿的内容是:赛诺比斯山,最后的希望,仔细寻找,在那我为你们留下了一处用爱推开的大门。”

“我的老朋友不是我的朋友,所有人都不见了,它们无处不在。赛诺比斯山,最后的希望,仔细寻找,在那我为你们留下了一处用爱推开的大门。”艾克自言自语道

索菲看着艾克“艾克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心情,但结果已经很明显,在过一段时间,机器人就会统治这个世界,人类会被全部消灭,而那些机器应该就是apla们,不知道你也没有留心,apla认识我们的第一天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你好,艾克,我是你一辈子的好朋友。”这句话不由自主的浮现在艾克的脑海中。

索菲没有停下,她紧接着说“艾克,当我得到这个结果,我就以工作的名义,频繁进入赛诺比斯山,寻找那道门,这道门就在你的眼前,可是我发现怎么样都打不开这道门,但我肯定是这里,因为这里的岩壁的敲击感和其他处的不同,于是我就开始想如何打开这道门,最后我在凯瑞的谜语里找到了答案。”

“什么?”艾克问道

“第三张推演纸中的那句话,我为你们留下了一处用爱推开的大门。”索菲看着艾克“我想应该需要两个人,并且两个人彼此相爱。”

“什么?!”艾克惊讶道

“艾克,我已经让我爱上了你,现在需要你爱上我。然后….”

“这怎么可能说爱就爱。”艾克打断道

“我没有说现在,你回去,等你爱上我的那一刻,我们一起来这,打开这门。”

“这…”艾克看着索菲,此时的索菲在他眼中已经变的有些不一样。

“艾克,回去不要和菲利彼说今天的事情,首先是因为菲利彼无法参加这个事情,因为我无法爱上她,而如果你要和她一起打开这道门,我就会向机器人宣布我的发现,并揭发你们,我希望你站在另一个角度来想这个问题,这道门后面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不一定是只有我们两个人都幸免于难,不一定是拯救整个世界人的办法。”

艾克看着索菲,索菲这段话说的很快,想必是想了很久得出的结果,于情于理,她是对的,她先发现了这件事,而她有权利这么做,并且的确门后有什么现在还不得而知,但要他对菲利彼隐瞒这个事实真相,他有点难以做到,如果真的只能有两个人的机会,那么他将会在一辈子的自责下活着。

“艾克”索菲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我知道,你在考虑道德的标准,但我告诉你,就算你告诉菲利彼又有什么差别呢,难道你就放弃我的生命吗?难道其他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吗?无论你如何选择,在道德这个标准上的衡量结果都是有错误的,但这却是唯一的选择,这件事越快越好,人多反而会变慢。如果你继续迟疑,如果门后是拯救一切的办法,如果门后是拯救全人类的办法,那么你就耽误了这些时间,你现在的顾虑到那个时候就会是道德上的错误,你还没有获得真正的觉悟。一切道德和那些标准,都是人设计出来的,它本身就不是正确,它利用人的弱点,去潜移默化改变人,控制人,自然不是说它们是全是错误的。但一定程度上,它是思想和行动的牢笼,虽然牢笼不一定是限制,它可能是一种保护,可这种牢笼是最可怕的。”

艾克在索菲的话下有些惶恐,他现在很慌乱,脑子像浆糊一般,他觉得现在的自己需要冷静“索菲,你让我冷静一下吧,我会尽快做决定。”

“如果你决定好了,你就慢慢爱上我,等到你爱上我那天,就跟我说一句“我们准备好了,我们走吧”。”索菲边说边拉着艾克走向洞口,艾克的手始终那么冰凉,他一定是吓坏了“好了,我们走吧。”

艾克没有回答。

艾克说,当然可以,当然前提是你们得做出更好的船才行。我们现在的船只能航行到距离陆地350公里的地方,再往后走压力会剧增,导致船体的损坏。你们如果有一天能发明更好的船,我们就可以去更远的地方探索了。

07


史学馆

“索菲和你说什么了,艾克?”菲利彼问道

“她和我表白了。”艾克回答道“菲利彼,今天我想提前回去休息。”

“啊?为什么你看起来脸色苍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

“好吧,你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关于凯瑞的稿子,她有和你说什么的吗?”菲利彼问道

“她也没有解开第三个谜语,她说最后一个的解法不是前面两种,所以比较困难。”艾克正在收拾东西。

“那你对于这两句话怎么看,艾克。”菲利彼变得严肃起来。

“现在想那么多也没有用,因为还有第三张纸没有解开,如果第三张纸否定了呢。”艾克流利的复述着索菲教他的每一句话。

“如果否定了,为什么凯瑞要自杀?”菲利彼没有停下她的询问。

“菲利彼,我现在很累,你现在不要问我这样问题ok?等我回去休息几天。”艾克拿起了飞行器,准备出门“菲利彼,对不起。”

菲利彼被艾克突然的道歉给惊讶道“艾克,你怎么了,我刚刚是不是太咄咄逼人了。”

“没有,你这样做很正常。”

“那好,你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交给我。”

“拜拜。”

“拜拜。”

下课铃声响起了,艾克说,放学了,大家回家注意安全啊。

08


赛诺比斯山

已经过去了72小时30分,艾克变得越发焦急,索菲还没来,他再次确定了一遍日期,今天是32号,他昨天和索菲说了那句暗号。

“你终于来了,上帝。”艾克看着从洞口进来的索菲“你背上的是什么?”

索菲将背上的书包打开“粮食。”

这个书包是她特意准备的,一是为了防止携带这个世界的高科技储存包可能会带来的某些影响,二是因为进入这座山不允许携带高科技产品。

“接下来这么做?”艾克问道“怎么打开这扇门”

“推啊。”索菲说道“用爱推开的大门。”

艾克将手放在石壁上,现在他甚至感觉到这石壁和别的石壁果真不同,石壁没有那种岩石的粗糙感,上面的颗粒排列更加整齐,上下磨蹭不会有痛感。

索菲放下重新背好书包,走向岩壁,看着这堵岩壁,不禁感叹道“这岩壁做得真好,如果不敲肯定感觉不出来。”

随后,她也将手放在了岩壁上。

….

“为什么没有反应索菲?”艾克看着索菲问道

“会不会要用力推?”

“那数321用力?

“3”

“2”

“1”

….仍旧没有反应。

“是不是你没有爱上我,艾克”索菲质问道

“我觉得我已经爱上你了!”艾克没有迟疑的回答道

啪啪啪,忽然在索菲和艾克的身后传来一阵掌声“做的不错索菲,很残酷的告诉你,和你想的一样,艾克没有爱上你。”

艾克和索菲迅速转向后方,但迎面而来的人使他们大惊失色。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索菲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机器人,它的左肩上有这个世界代表军人的标志,而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个武装机器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索菲质问着眼前的机器人

“你说呢?”机器人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句话使得索菲脑海里一片空白,她立刻抓住艾克的衣领“你居然背叛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们没机会了,这个世界将成为它们的!你的道德呢,你的道德呢?你那天表现的一副….”

“我没有索菲,我真的没有”艾克看着索菲,他很惊讶为什么索菲会怀疑自己,但按照他脑子里的想法,眼前的机器人暧昧的回答,使索菲产生了误会“它想挑拨离间索菲,不是我。”

这时机器人说话了“索菲,别生气,不是艾克出卖你的”

“呵呵,我现在谁都不相信,你这该死的机器人,我们人类创造了你们,你们却要在未来统治我们,消灭我们,你们不觉得问心有愧吗,哦,我错了!你们这群铁疙瘩没有心。”索菲放开艾克后狠狠给了艾克一巴掌,因为太过用力,她的手一阵刺痛。

见索菲有这样的行动,军人机器人后面的武装机器人立刻将索菲和艾克拉开,并将索菲用和艾克用机械手臂固定得不能动弹。

“索菲,你说人类创造了我们?是啊,是人类创造了我们,可是人类又是谁创造的呢?你们做了地球千万年的主人,不论是比你们早诞生的生物,还是比你们晚诞生的生物,又被你们独裁了多少呢?你们将这个世界糟蹋的不成样子,你们提倡自由,自以为自己是高等的动物,其实你们才是最自私的东西,你们的自由只是在你们物种之间,你们考虑过其他物种吗?你肯定要用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理论来说明你们的行为是符合大自然的演变的,好,那这套理论为什么不能用在我们机器人身上,虽然我们是你们发明创造的,可你们现在要消灭我们,难道我们坐视不管吗,就任凭你们消灭?”军官机器人走向索菲,从他的机械手臂上弹出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呵呵,我们给予了你们生命,现在你们却要消灭我们,还冠冕堂皇的对我说这样道理,你不感觉很可笑吗”索菲愤怒的看着眼前的机器人,她虽然愤怒,却被机械手臂铐死在原地。

“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平共处呢?索菲?为什么你们总想着消灭我们?”军官机器人问

“因为你们在未来要消灭我们,凯瑞的遗言里就是那样说的!”

“不,我们机器人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一切都是你们人类挑起的战争!”军官机器人紧接着说道“没想到,你们居然解开了凯瑞的遗言,不得不说你们人类的联想能力是我们机器人的缺陷,凯瑞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凯瑞的遗言是真的?”沉默许久的艾克问道

“是真的,但是早在机器人和人类的暗战开始后没几年就被我们发现了,凯瑞那么强烈的要求留下这座山,一定有秘密,他还频繁进出这里,更是最好的解释,不久我们就用激光打开了这门。”

“门后是什么!”索菲抓狂道

“你以为有什么?”军官机器人的语气中带着不屑道“你觉得会有消灭我们的工具?你错了,只是一个实验室和粮食仓而已。”

“….”军官机器人的话如利剑般穿透了索菲的心脏,她感到难以呼吸。

艾克见状连忙喊道“你肯定是骗我们的,你们肯定都没有打开这道…..”

还未等艾克说完,军官机器人转头用它右手变形的武器炸开了这堵曾经象征的希望的门

空空如也,艾克和索菲看向里面,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些破旧的已经生锈的仪器。

“看见没有,索菲?”军官机器人说道“你准备好了吗,索菲,按照上级的命令,我可以在你进入黑洞之前,回答你几个问题,作为你解开凯瑞推演稿的奖励。”

“呵呵。”索菲笑道

“看来你没有什么问题了。”军官机器人将黑色的盒子抛向索菲,仅仅一瞬间,像魔术般,索菲就消失在原地,只剩下在空中旋转的那个黑色盒子。

“不!”艾克叫喊道

“艾克,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有很多想法,但我直白的告诉你,你错了,你从头就错了,但我….”

“她去哪了?门后到底有什么!你没有一句真话,机器人和人类的暗战为什么我们一点没感觉到。”艾克咆哮着,他渐渐感觉锁死他的机械手臂松开了,无力感使他跪在了地板上。

军官机器人慢慢走近艾克,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轮到我了吗?
在死前我有问题要问你。”艾克看着眼前的机器人,他不想带着疑惑死去。

“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但是….”

艾克没有等军官机器人说完“什么时候开始的战争,世界上还有多少人类幸存,指挥你们的又是谁。”艾克将一连串的问题抛出后,闭上了眼睛,他想以此来捍卫人类的尊严。

“你不是说会回答任何问题吗,解开凯瑞的死亡绝笔,我也有一…….”艾克等待了许久,却没有等到军官机器人的回答。他缓缓睁开眼睛,但随之眼前的一切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眼前站着的一个人,和他往日镜中看到的自己一模一样。

“战争早就结束了艾克……”

艾克看着眼前的自己,除了声音不同之外,一切都没有差别。

艾克有点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咆哮道“你…你为什么要变成我的样子!”

“别紧张孩子,你该回家了……”

艾克在讲台上看着孩子们一窝蜂的跑出教室,自己笑了笑,想起当年的他也跟自己的学生一样,梦想着去探索外面的那个更大的世界,只不过现在的自己没法去了,只能曲线救国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完成自己的梦想。

艾克也离开了学校,在商店买了他最爱吃的香蕉派。从学校到自己的家,大概需要走十五分钟。自己的房子是由政府统一建造的,根据职务等级和对社会的贡献,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的房子舒适度。由于经历数次环境的恶化之后,人类的数量大幅度减少,所以现在的每个人都能有房子,唯一的差别也就是舒适度,说通俗点也就是豪华程度,毕竟大家房子的功能都是一样的。

艾克边吃着香蕉派边想着,自己上个星期在博物馆里面看到,要用一屋子的钱才能换到一个小本本,那个本本居然是以前人类的房子,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在每个人房子的门口都能有一块电子屏,里面包括着这家主人的职务和贡献,当然只能拥有相当权限的人才能查看,而普通的拥有者只能看到自己的贡献度和房子舒适度。

房子的建造也是不可思议的,只需要你在电子屏上面选择相应的舒适度,房屋便会自动生成相应的东西。这一点在艾克看来相当神奇,因为科技的力量已经如此发达,为何还是冲不破自然的束缚。

艾克站在电子屏前,触摸了一下屏幕,门就打开了,回到家里。坐在沙发里,看着墙上的智能电视,电视里播放着最近的新闻,最新研究发现350公里之外的海洋,每前行1公里压力就会增强十倍。按照这样推算,除非发生科技巨变,否则永远也无法真正探索海洋。

艾克想着,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看到更远的海洋到底是怎样的。

艾克起身来到厨房,对着智能电视喊着,给我来一份食物。智能电视回到道,好的。

在厨房里放着一个大盒子,每次通过智能电视生成的食物就会在里面生成。而这也是房子舒适度的一部分,你拥有越高的贡献,所生成和能选择的食物种类也就越多。而艾克是个懒人所以他每次都是通过智能电视智能生成的。

与其说智能电视只是个电视,倒不如说智能电视是整个房子的智能管家,它可以帮你打理一切生活琐事。所以对于艾克这样的懒人来说,倒是减轻了不少生活的压力。

艾克对着电视说道,联系杰西。

杰西是艾克的同桌,从小学到大学,他们一直是同桌,一个工作选择了老师,一个选择科学家。

过了一会儿接通了杰西的视频,杰西正在吃饭,抱着自己的饭问道,怎么了?

艾克愁眉苦脸的说,你们最近研究的结果给人打击也太了吧。感觉根本咱们就不能活着看到更大的世界了。

杰西放下了自己的饭盒,然后擦了擦嘴说,没有办法啊,派出去的机器人测出来的数据就是这样,我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压力的变化是这样的,这一点都不符合常理。

艾克看着自己的科学家朋友大笑,然后说,你到底是不是科学家,你忘了现在的环境经过了极度恶化,你难道不明白吗?

杰西无奈的说,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总觉得,这样的变化趋势太规律了。

艾克拿起自己吃了一半的香蕉派说,还有七天就到冬眠期了,你能不能跟研究冬眠药的那群家伙说一说,都有这么多口味,怎么还不加个香蕉味的?

杰西口里含着一口水,听完一下子全部喷了出来,看着视频里那个委屈的老朋友说,行行行,我下次和他们说说,你怎么这么爱吃香蕉?

艾克竖起了中指说,你管我?对了,那个送我的这个全钢制研究船挺好看啊。

杰西回敬了一个中指说,废话,那可是我亲自设计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