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称沙特石油不减产 或因美能源企业让其感受到威胁

国际原油市场上两大基准油价如今都已跌入每桶70-80美元区间。截至14日的一周,纽约市场轻质原油期货合约价格改写1986年以来周度最长连跌纪录,而伦敦北海布兰特原油期货价格也连挫八周,为1988年以来最长一次周度连跌。目前,看空情绪主导市场,国际机构也预期国际油价在短期内没有翻身机会。
于是关于油价为何下跌也一直成为近期市场讨论的热点,从阴谋论到周期论,近日又有新的观点认为,油价下跌都是美国惹得祸!
据华尔街见闻消息,意志银行经济学家Torsten
Slok认为造成油价在年内超过30%跌幅的关键因素之一就是美国页岩油的繁荣。同时他指出这种产能明显过剩的趋势还将持续数年。
Slok说,“过去几年美国原油产能大幅扩张是油价下跌的最重要原因。并且未来几年这种趋势还将延续。预计2015年产能将进一步扩大1百万桶/日;2015-2020年间的扩张速度则为60-70万桶/日。换句话说,原油市场供大于求还将持续。”彭博的Joe
Weisenthal在其推特上称,德意志银行的这张图片可以被提名为年度最佳图片。其他一些分析人士也认为这是近10年最重要的经济趋势之一。彭博的Joe
Weisenthal在其推特上称,德意志银行的这张图片可以被提名为年度最佳图片。其他一些分析人士也认为这是近10年最重要的经济趋势之一。
Slok的观点也不无道理,他的这张图也是最有力的证据。自1976年美国政府组织开展“东部页岩气工程”以来,美国页岩油气资源开发进展迅速。特别是2005年在巴尼特页岩区带上实现了水平井分段压裂技术突破后,美国页岩油气开发进入了大发展阶段:页岩气产量由2006年的1.1万亿立方英尺增至2012年底的超过8万亿立方英尺(约2300亿立方米);页岩油产量至2012年底超过200万桶/日。与此对应的是,自2009年以来美国自身油气产量近乎垂直攀升。
页岩油气产量的大幅提升使美国资源对外依赖不断降低,并逐渐影响国际油气市场价格走势。2005年后页岩油气热潮把美国产油量的全球占比不断拉升。现在,美国自身是全球第一大石油消费国,13年以前还是全球第一大进口国,目前更是第三大产油国,未来极可能成为全球最大能源输出国。

据美国媒体23日报道,沙特政府抛弃了过去数十年来通过限制全球产量以维持高油价的传统模式。而根据对中东、美国和欧洲石油高级官员的采访所描绘出的沙特新石油战略却与沙特-美国同盟无关。这些官员们称,这是一场硝烟初起的对抗,而其背后的原因在于美国能源企业让沙特感受到了威胁。

一边是美国日益繁荣的页岩油开采,以及对国际油气市场价格不断增强的影响力,另一边则是以沙特为首的坐不住的欧佩克国家。野村分析师Gordon
Kwan就在其报告中写道,OPEC试图降低油价,来打压美国的页岩油。他认为油价下跌将阻碍美国新页岩油的开采,因为美国多数页岩油盆地出产价格须达到每桶75美元才有利可图。
同时他预测,沙特会希望把油价压低到每桶约70美元并把这个价格维持3-6个月,届时有望看到大量页岩油减产以及暂停开采新页岩油。那么OPEC久可能抢回部分流失给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市场份额。
不过这一切都要看OPEC成员国内部是否团结。而在当前油价下跌的背景下,显然这种团结有可能是看不到的。对于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最大生产国沙特阿拉伯,有能力在相当长时间内承受更低的油价,这些国家在降低产量推高油价方面并没有其他成员国那样的紧迫性。但是部分国家就没有沙特那么幸运。目前低油价正伤及着OPEC部分成员国的预算。
下图是综合多个数据源得出的,各国实现预算平衡所需要的油价水平。每桶79.6美元的基准线是11月20日时候的布伦特原油合约报价。从上到下的各个国家依次是伊朗,委内瑞拉,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厄瓜多尔,伊拉克,安哥拉,沙特阿拉伯,利比亚,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

10月初,沙特阿拉伯驻石油输出国组织代表多斯利在参加于纽约举办的一场研讨会时表示,沙特政府对全球油价下跌并不感到担心,这令与会者倍感意外。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虽然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可以承受原油价格的下跌,但是很多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会受到财政上的约束,使得它们之间的讨论很难达成共识。”
这一问题在伊拉克越来越明显,该国正面临压力需要增加安保开支,以应对越来越明显的,来自极端伊斯兰国武装的威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算指出,伊拉克需要每桶106美元左右的油价才能避免预算赤字,这个收支平衡点相比2011年已经高出了12%。
同样的,在利比亚,由于时常和基地组织以及伊斯兰国有关系的叛军之间的战斗,导致“安全和军事防务上的开支巨大”。一名利比亚官员说,政府估算显示,其预算可能需要考虑到一次油价的大幅下跌,也就是说,降低开支的压力正在变大。
在利比亚和突尼斯等邻国于2011年分别推翻其领导人之后,阿尔及利亚增加了社会福利开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估算指出,现在该国需要每桶121美元的油价才能避免预算赤字,因此可能在2014年出现15年以来的首次预算缺口。
本月27号,欧佩克会议将召开,但如果不能就减产达成一致,欧佩克对油价的影响力将再度削弱。而据11月18日《华尔街日报》消息,委内瑞拉外长拉米雷斯在玛格丽塔岛召开的气候变化会议上提出与沙特石油大臣纳伊米会面。纳伊米预计拉米雷斯将要求他削减石油产量,因此回复了他一个信息:沙特不会自行减产。
曾担任纳伊米高级顾问的萨班表示,本次欧佩克会议非常艰难,因为成员国似乎忘记了怎么合作。在欧佩克内部,官员们愈加担心分歧会继续打压油价。根据国际能源署,欧佩克现在日产量比目标产量3000万桶高了大约50万桶。欧佩克代表们称,成员国在考虑承诺把产量控制在目标水平之内,即实际上大幅减产。
欧佩克成员国联合削减产量可以支撑油价,但也会导致收入减少。像委内瑞拉和尼日利亚这样的成员国对限产的承受力多强还不清楚。其实,本次欧佩克会议面临一个进退两难的困境。如果欧佩克减产支撑油价,则会鼓励石油投资,包括美国页岩油开发投资。如果欧佩克决定继续承受油价下跌冲击,那么暂时就不要采取行动。
据沙特官员和油企高管称,私底下,沙特对其他11个欧佩克成员国能否履行集体减产承诺持怀疑态度。沙特不愿承受单方面减产的压力,担心这样做会失去客户。
在欧佩克内斗之际,美国也不闲着,据彭博报道,美国各大能源公司纷纷表示计划加大其主要油井的产量,同时下调最低生产预期。此举又将削减产量的任务抛给了由沙特阿拉伯领导的石油输出国组织,如果他们真的想阻止油价下跌。
美国Chesapeake的董事长表示:“沙特确实赌得大。如果他们把油价降到每桶60或者70美元,美国会下滑。可是不会仅此而已,但其他OPEC国家的结局会惨得多。”
这样一来,争斗的重点转移到了沙特跟美国上,但是来自花旗银行宏观分析师的一份新的报告《美国作为全球能源大国迅速崛起》暗示,原油价格将进一步下跌至每桶50美元附近才能使美国原油增长完全停止。这意味着在这次的油价僵局中,沙特必败。
该报告称,尽管在油价持续低迷、资本支出下降和钻机数量减少的情况下,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增长依然能保持强劲。而沙特也许在短期内能够容忍低油价,但是为了平衡预算,沙特政府实际上需要油价每桶超过100美元。如果布伦特原油价格保持在每桶80美元,这将迫使沙特政府预算出现赤字。沙特新的社会支出的很大一部分也将用于解决沙特大量青年就业问题,让他们远离极端组织。在2003年恐怖分子袭击利雅得之后,皇帝阿卜杜拉把青年人实业是为国家安全的最大挑战。而阿卜杜拉不会为了惩罚伊朗和俄罗斯或者为了让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破产,牺牲该国和该地区的稳定。

据熟悉研讨会情况的人士称,多斯利所传达的信息表明,沙特政府抛弃了过去数十年来通过限制全球产量以维持高油价的传统模式。上月末沙特石油官员说服其他欧佩克成员国维持产量稳定,这一决定拖累油价进一步大幅下跌,而多斯利在研讨会上的那番言论为此埋下了伏笔。

伊朗
、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等因油价下跌而受到重创的国家怀疑,油价下跌是沙特与其长期盟友美国为了削弱敌国经济实力和地缘政治地位而协同努力的结果。

然而根据对中东、美国和欧洲石油高级官员的采访所描绘出的沙特新石油战略却与沙特-美国同盟无关。这些官员们称,这是一场硝烟初起的对抗,而其背后的原因在于美国能源企业让沙特感受到了威胁。

美国德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等地的页岩油生产提振了美国的石油产量,取代了欧佩克成员国对美国的石油出口,并加剧了全球石油供给过剩局面。

多斯利10月份在纽约研讨会上的言论,标志着沙特对北美能源企业的直接挑战。据熟悉研讨会内容的人士称,沙特政府认为,北美能源企业通过新的页岩油开采技术提升了石油产量,进而加剧了供给过剩局面。

沙特的官员们认为,在当前原油供给激增之际,沙特不能单方面减产以提振价格。他们还相信欧佩克其他成员国不会进行实质性的减产,俄罗斯
、墨西哥等非成员国亦是如此。沙特官员们担心,如果沙特单方面减产,其他产油国会伺机抢夺市场份额。

沙特石油大臣纳伊米在欧佩克于11月27日作出产量决定前的48个小时里检验了上述观点,他与几大产油国的石油官员在维也纳举行会晤,建议各国协同削减产量。而据熟悉会议的人士称,正如纳伊米所猜测的那样,各国官员无法就减产达成一致。

剩下的选择只有让油价下跌,来试探美国页岩油生产商能够在多长时间以及何种价格水平上维持生产。

美高梅官网,欧佩克11月27日的举动助推原油价格从今年夏天每桶愈100美元的价格跌至60美元以下。此举加大了欧佩克成员国以及其他能源大国之间的不和,这些产油大国已经习惯了以高达三位数的油价支撑政府财政。

沙特石油大臣纳伊米上周四表示,在油价疲软的当下,沙特和欧佩克别无选择只能让产量保持在当前水平。

沙特官方通讯社援引纳伊米的话说,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很难控制住油价,沙特或欧佩克几乎不可能采取行动降低自己的市场份额而坐视其他产油国增产。纳伊米没有回应记者提问。沙特石油部代表不予置评。

沙特的做法反映了过去十年来利雅得和华盛顿双边关系的明显变化。自二战以来沙特和美国就是亲密盟友,沙特为美国提供稳定的石油,以此换取美国保障其边界安全,两国因此共生繁荣。

但美国和沙特官员说,美国在能源方面成为沙特的竞争对手则以尚未被普遍认识到的方式考验着两国的合作基础。此外两国在美国中东政策上的重大分歧也对上述合作基础产生了影响。

阿拉伯、美国和欧洲官员称,沙特采取让油价暴跌之举其实是在冒险。沙特官员此前曾表示,沙特经济在低油价的情况下也能坚持近两年,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沙特拥有7,5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很多阿拉伯官员相信很多低效率产油商将被逐出市场。

不过一些石油业高管表示,沙特政府和纳伊米可能低估了技术和页岩油热潮从根本上改变能源市场的程度。他们说,即使油价跌至40美元以下许多美国油企依然能够盈利或实现盈亏平衡。

此举也暴露了沙特统治圈内部的裂痕。今年10月油价下跌加速之际,沙特国王阿卜杜拉的侄子、亿万富豪阿尔瓦利德王子在一封公开信中痛责纳伊米,称后者无视油价下跌的情况。他写道,轻视油价下跌的影响将造成不容忽视的灾难。

知情人士称,差不多在那个时候,纳伊米的副手、国王的另一个侄子阿卜杜勒阿齐兹王储曾向同事表达过担心,认为沙特的预算无法长时间负担低油价。阿卜杜勒阿齐兹和阿尔瓦利德办公室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过去50年,沙特阿拉伯与其庞大的能源储备在影响全球事务方面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上世纪80年代期间,美国里根政府认为沙特维持石油高产量帮助压低了油价,削弱了苏联的财政实力。低油价当时还为美国的经济复苏助了一臂之力。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21日称,华盛顿与沙特阿拉伯的联盟仍很强大,并且这一联盟的焦点在于各种经济和安全问题的合作。NSC发言人巴斯基表示,美国与沙特的双边关系建立在70余年的密切合作基础上,这个合作包括反恐、军方对军方训练、教育交流、能源安全以及加强贸易和投资。

美国和沙特官员表示,奥巴马政府一直与沙特保持密切合作,试图用能源市场向伊朗施压,以迫使后者限制其核项目。从2009年起,美国官员就与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进行协调,确保伊朗石油的大买家在停止购买伊朗石油后,还有其他选择方案。

奥巴马政府负责协调美国对伊朗制裁的埃因霍恩说,这一策略在过去三年帮助西方削减了伊朗一半的能源出口。他表示,这一策略之所以能奏效,是因为沙特等国家有能力增加石油产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