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安然

『提要』

美高梅官方网站 1

爱情里,男人会选择玻璃球还是水晶球?

正文 1,断舌毁容,同归于尽

罗曼宁就像玻璃球,被人冷落轻视,再顽强也终易破碎;苏锦熙恰似水晶球,如众星拱月,命中注定要被宠爱。只因幼时陆言煜的无心援手,罗曼宁便视他为人生指路灯,一直努力靠向他的世界。可陆言煜素来冷漠,独宠青梅竹马的苏锦熙。罗曼宁努力成为苏锦熙的秘书和朋友,见证了苏锦熙的友善,陆言煜的专宠和表白,留给她的只有心痛和警醒。没有偶像剧里的邂逅,灰姑娘终未走进王子的视线,公主则幸福的陪伴着王子。

    疼…… 口中的鲜血从嘴角蔓延,身上还未褪下的洁白婚纱早已狼藉一片。

chapter1

   
陆安然怒瞪着眼前这两个跟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人:一个是陆家的养子,也是她今天在上帝面前宣过誓的丈夫,一个是从出生就在一起,她此生最信任的闺蜜。想不到……
真的是想不到啊…… 就在一个小时前,她以为自己大概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可是,脸上的痛,口中的痛,以及地板上的她的一截断掉的舌头都在提醒着她:她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女人!

陆氏集团

    “陆安然,你别这么瞪着我嘛……
”玩着手中的瑞士军刀,楚瑶那楚楚可怜的小脸上写满了无辜的笑容,穿着十三厘米的高跟鞋的脚却十分无情的踩在了陆安然的左手手背上:“割掉你舌头的人是你的浩晟哥哥,可不是我呦!”终于,她终于把陆安然死死地踩在脚下了,这一刻她等了太久了!真的等了太久了!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用力的碾了碾尖尖鞋跟。

副总经理办公室

    “啊……
”手背上传来手骨断裂的疼痛,陆安然的眼泪顺着脸颊留下,和着血一起流尽了失去舌头的口腔里,断舌碰到咸腥的眼泪,疼的陆安然险些晕厥过去,也将混沌了22年的她,彻底疼醒了。

苏锦熙正舒服地躺在软椅里,闭着眼接受透过落地窗的日光浴,不觉昏昏欲睡。

   
原以为,她是天之娇女,即使父亲失踪,母亲突遇车祸,但是她依然是幸福的,因为在她的身边有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楚瑶,有关照疼爱她的叔叔,更有对她一心一意的林浩晟!即使是她双手手筋被挑断,即使她打架斗殴被高中开除成了全城的笑话陆氏的污点,即使她被下药陪睡致使艳照在大学满天飞……
楚瑶和林浩晟都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安慰她鼓励她!可就在刚才,她才知道,妈妈并不是车祸去世,她的打架斗殴也是楚瑶一步步故意陷害怂恿,艳照更是楚瑶联合她的亲叔叔联手出卖的她……应该说,因为她眼瞎了,所以她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子,有了现在的下场!从一开始,她的人生轨迹完全就是楚瑶和叔叔在一手操控着!

她曾无数个日子在这里消遣时光,站在落地窗前,入目便是s市林立的楼宇和车水马龙般街巷。

    陆安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子!

“苏总,大事不妙啦。”

    全天下最可笑的傻子!

“苏总,你别睡了,陆总他……”

   
她这辈子最信任的三个人联手将她推向了炼狱,她却还天真的以为只有他们才是最爱自己的人!
她甚至还准备了礼物想要今晚送给一直撮合她和林浩晟的楚瑶……

苏锦熙听到这甜腻腻的声音,便知道来人是她的秘书外加闺蜜,全然不知道罗曼宁担忧惶恐又澎湃的内心。

   
“瑶瑶,你别这么无聊了!快点解决掉她吧!”林浩晟不耐烦的用纸巾擦拭手上的鲜血,他可是有洁癖的人!谁知道割一个舌头会出这么多的血,脏死了!想到这里,林浩晟不满的瞪了一眼萎靡在地板上的陆安然,就像是看一只恶心的蟑螂。

听到陆总,她便不再装睡,睁开双眼,可见双眼皮分明,长睫毛下眼睛泛着灵光。

   
那冰冷的眼神像是一把刀子,狠狠地扎进陆安然的心尖上,划上好大一个血口子。在她的印象里,林浩晟一直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绅士才对,从小到大,每一次见到他,他都是很宠溺的对着她笑着,从来不曾见他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是啊,陆安然今天是彻底的幡然醒悟,原来,这一切早就是计划好的!十五岁时,她被绑架,还被挑断了手筋,使她终生不能拿重物,迫使爷爷只能将所有的厨艺全部传授给了陆家的养子——林浩晟。现如今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就不用再扮演什么绅士了,自然露出了自己阴狠的本来面目。

精致的五官下,樱桃色唇瓣微微挑起:“罗曼宁,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的,怕他干什么?”

   
陆安然真的很像质问着眼前的人:为什么?可是她的舌头已经被割掉了,一张开嘴,大口的鲜血翻涌而出,接触空气的断舌伤口,刺痛难忍。

要不是被胁迫,她可不会来他的公司上班,在家里悠然自在的多好。

   
“哈哈哈哈!”瞧见陆安然这副样子,楚瑶笑的前仰后合:“安然,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搞笑!”一脸幸福小女人模样的楚瑶将头轻靠在林浩晟的肩膀上:“浩晟,人家说这么多也是想让她死个明白嘛!毕竟,她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妹,妹!!”

算算,她当这个荣誉架空副总理也两年有余。

   
林浩晟脸色一凝,眼看着就要发怒,楚瑶见势依偎进了林浩晟的怀里:“现在整个陆氏都是你的了,我也有了你的孩子,你就是陆氏唯一的领头人!陆氏即日起就彻底变成林氏!不好么?爸爸现在也算是多年投资终于收回成本了!””林浩晟的面目表情微微缓和,只有将陆氏彻底变成林氏,才能告慰他妈妈的在天之灵!

“不是,听说陆总是来兴师问罪的,听说有人举报了你啊……”罗曼宁急的脸颊都布满汗。

   
陆安然猛然一惊,林浩晟居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而爷爷最衷心的手下,居然是策划了所有一切的人!真想不到啊!可是……
楚万海不过是爷爷的秘书,他哪来这么大的本事,竟然从十几年前就开始策划这一切?

苏锦熙笑笑:“这样才好呢,你先忙去吧。帮我煮两杯咖啡。”

   
“安然,别恨我们哦!”楚瑶无辜的摊了摊手:“你想也知道,光靠我爸爸自己是不可能摆这么大一个局的!我们一家也是听命行事!谁让你们陆家惹了不该惹的人呢?

罗曼宁刚离开没片刻,陆言煜便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神情紧锁,非在精致帅朗的五官上添些冷漠,令人避之不及。

   
究竟是谁?陆安然痛的连呼吸都困难,更何况是思考,她真的想不出是谁要这么害陆家。

“言煜哥,今个儿怎么有空来了?”苏锦熙凑上去,一点都不害怕,反倒带着亲昵的微笑。

   
“安然,你那个老不死的爷爷和你妈妈都在等你呢!”带上白色的手套,楚瑶从陆安然送给她的LV限量款的挎包里拿出打火机抱怨道:“我一直以你的名义给老爷子送放了慢性毒药的鸡汤,想瞒过那个老东西还真是费了我好大的力气呢!”学生物化学出身的楚瑶,怎么会不懂的如何配比无色无味的毒药呢?手腕一翻,打火机被丢在了陆安然身后铺满玫瑰花的大床上。

陆言煜冷漠的脸瞬间化为暖阳,以嗔带笑:“你啊,就不知道顾虑一下我?当个副总还让人告到董事会。你不是擅长交际嘛?”

    爷爷…… 陆安然心脏猛地抽搐几下,妈妈死后,一直是爷爷照顾着自己……
没想到爷爷却要因为自己而惨死……
叔叔说爷爷是暴毙而亡,想不到竟然也是因为自己……
悔恨,自责与懊恼一股脑的窜升到脑子里,陆安然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两人

“这样才好呢。”苏锦熙转了个身,裙摆也跟着翘起,随后在软椅上坐下:“谁稀罕这个副总,有名无实。”

   
“这里好热哦!”楚瑶看着越来越旺的火说道:“浩晟,我们快走吧!太高的气温,我担心会影响到宝宝!”

“你呀,别耍小性子了。要是甩手不干,你怎么和你爸爸交代?”

   
“好!”林浩晟搂过楚瑶的腰,浅笑着就要带着她离开了陆安然要当作婚房的主卧室。

听到爸爸,苏锦熙便头大,同样是富二代,为何爸爸非得逼着她一介女流读商业,让她做好继承公司的打算。

   
两人的背影分外刺眼,身后的火势蔓延迅猛,火舌蚕食着她的婚纱,一寸一寸的灼烧她的皮肤。

她明明有个弟弟的,爸爸的理由也荒唐:“你弟弟还小,长大少不了你扶持。如今趁着我年轻,先把你管教好。”

    就算我死也要拉着你们做垫背!!!

“言煜哥,那群老头子难不成让我道歉?发布会的插曲也不怪我啊。”

   
陆安然猩红的双眼圆瞪,满腔的仇恨早已成为她唯一的支撑,奋力地勾出床底的银白色箱子拿出里面的密封着的一个试管,这东西还多亏了楚瑶!要不是楚瑶看见报道说:“一点点的粉末居然能引发这么大的爆炸!真有趣!只可惜Z国是完全禁用的!连我在的国家生物研究院都没有呢!”她也不会从国外千方百计搞来几克想要送给她!现如今正好借此机会彻彻底底的全部送给她!用力向着火的床上一丢。紧接着巨大的响声爆破开来,汹涌的火舌瞬间吞噬整个房子,将还未走出房子的两人也彻底吞噬干净……

那日,新产品发布会,苏锦熙无聊便去凑热闹,谁知竟被记者认出来,围堵她,让她介绍产品。

   
一声雷啸,闪电将黑夜照亮如白昼,一道诡异的天雷横劈在燃起熊熊大火的别墅中,紧接着瓢泼大雨如期而至,似乎将一切的罪恶和不堪回首的过去冲刷干净。

她胡乱说了一通,然后网上被骂惨了,说他们的面膜名不副实。

正文 2,重生归来,三叔逼婚

刚消停几天,没想到董事会那边还没完没了了。

   
无尽的黑暗吞噬着周边的一切,不断的奔跑却也逃不出一直追赶自己的魔爪。陆安然想要挣扎,想要大叫,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就在她快要绝望了的时候,在这黑暗之中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董事会那边我帮你拦下来了,不过以后小心点。听说是公司内的人联名举报,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掺和。”

    “安然?安然?”

“哈哈,无所谓,妒忌羡慕我的人多着呢,我总不至于和人打官司吧?再说,这种事情防不胜防。”她又不傻,只是懒惰罢了。

    “妈…… 妈妈……”陆安然感觉眼角有热泪划过,她有多久没有梦见妈妈了?

“看来我的锦熙很看得开嘛。”陆言煜眼角抹过笑意,如澹澹流水。

    “安然,妈妈在!别怕…… ”温柔的手摸上陆安然的额头:“还是有一点烫啊!”

“我是我自己的。”

    “夫人,要不要我再去给李医生打一个电话?”说话的是陆家的管家于叔。

敲门,罗曼宁端着两杯热咖啡进屋:“陆总好,副总好。”

   
“再打一个吧!”纪柔颦眉说道,她一眼没照顾到,心爱的女儿就跌进游泳池里面,还一直高烧不退。

陆言煜一脸严肃,双手插进口袋,对她的招呼微微颔首。

    “好的夫人!”管家退了出去。

他的笑容好像只能留给苏锦熙,罗曼宁心底闪过一抹痛。

   
“纪姨,都是我不好!”缩小版的楚瑶,哭的眼睛通红:“都是我没照顾好安然……”

罗曼宁强挂着笑容,走过他把咖啡放到桌子上。

   
“瑶瑶,这也不能都怪你。”纪柔看着楚瑶说道:“你快回家休息吧!时间也不早了。”

苏锦熙给罗曼宁眨眨眼睛:“好了,你先下去吧。”

    “我…… 我想留下来陪着安然……”楚瑶咬了咬嘴唇说道。

美高梅官方网站,罗曼宁自然明白她眼神的意思,看来匿名举报没有什么作用。

    “唔…… ”听到了楚瑶的声音,一直紧闭着双眼的安然居然有了丝毫的反应。

走出他的视线,苏锦熙不由捂住胸口。

    楚瑶!楚瑶!恨意让安然气的浑身发抖,毁容之伤,割舌之痛,再度袭来……

……

   
接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纪柔闻声看向陆安然房门口,瞧见的并不是管家,而是一个不速之客。

你没事吧?

    “大嫂!”来者是陆安然的三叔——陆君安。

没关系。

    “三弟?这么晚了,你来这里有事么?”纪柔看向陆君安,眼神里有些许不悦。

痛得都坐在地上了还逞强?

    “大嫂,今天林总又找到我了,他说想跟你再吃个饭,你看……
”陆君安脸上堆满了笑意,林总手里有一个几千万的单子,如果能接下来,不怕老爷子不把陆家传给他!真搞不懂,大哥都失踪十二年了,这老爷子到底还在等什么?

别乱动,我抱你去医院。

   
“我不会去的!”纪柔皱起眉头有些心寒:“我是你的大嫂,你居然让我陪你的客人吃饭?”上次被陆君安骗去陪那个什么林总吃饭,险些被占了大便宜。想起那个林总油腻腻的肥手攀上自己的腿,纪柔就脸色苍白觉得一阵阵反胃。

于他不过是举手之劳,罗曼宁却从此念念不忘。

   
“大嫂!”陆君安压下心中的不悦说道:“我这也不是为了你好嘛!我大哥都失踪十二年了,你们孤儿寡母不也是缺个男人的照顾嘛!”

chapter2

   
“我不需要!一天没收到你大哥的死讯,我就等他一天!就算哪天真的传来消息说他不在了,我也愿意为他守一辈子寡!”纪柔难得的态度如此坚决。

被举报的事情不了了之,苏锦熙便拉着罗曼宁去购物。

   
“大嫂,就算你不为你自己考虑,也得想想安然啊!”陆君安向楚瑶使了一个眼色。

罗曼宁满腹愁容,跟在身后一点不情愿:“副总,现在可是上班期间。”

   
“是啊!”楚瑶接到眼色提示,急忙符合说道:“纪姨,安然总跟我说想要爸爸…… ”

“曼宁,说了多少遍,私下叫我锦熙。怕什么啊,他们又不会把你辞退?”

   
“……”紧咬着下唇,纪柔眼泪险些决堤,她要等灏哥一辈子,可是安然的确是无辜的……
三岁之后就没享受过父爱,这是纪柔心中的痛。

“可是,会被扣工资啊。我可不像你这个大小姐,我可靠着工资租房吃饭……”

    “……
”听着大家的交谈声,陆安然明白过来了,她是死了一遭又回到了自己十五岁的时候,她清楚的记得,当时她“失足”跌进了泳池,后来发了一整夜的高烧,期间自己的叔叔跑来逼妈妈改嫁。当时也是自己傻,信了楚瑶都是为了妈妈好的话,也跟着一味逼迫妈妈,害得妈妈两面为难患上了抑郁症……
一点点有了身体的支配权,陆安然动了动眼珠,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听到她又要啰嗦,苏锦熙勾住她的肩膀:“你要是过不下去,放心,我养你。”

   
“安然!你醒了!”纪柔看着苏醒过来的女儿,一直提着的心弦也算是彻底放了下来,急忙伸出手再度探上陆安然的额头:“安然,怎么样?头疼么?有哪里不舒服?”

“……”

   
陆安然看向这张熟悉的脸,一时间竟然有想哭的冲动,紧接着她又看见同样坐在床边的楚瑶,眼里闪出滔天恨意。

“走啦。”

    “安,安然……你,你怎么这样看着我啊……
”楚瑶迎上陆安然的目光,一时之间心跳漏了几拍。当时是她亲手推安然进游泳池的,她看了四周并没有人,而陆安然又不识水性,她才打定主意要杀掉她的,不过那个该死的管家听见安然的呼救声,居然从二楼跳了下来救了这个命大的小贱人,不过还是她楚瑶演技好,当场表现出担忧焦急的样子,管家倒也没怀疑。只是她暗恨,为啥当时没摔死这个多管闲事的管家?

出来,大包小包的,罗曼宁提都提不过来,跟在苏锦熙后面走路都磕磕绊绊。

    陆安然死死的盯着楚瑶,就是这个女人将她害死,就是这个女人……

谁知,苏锦熙还没有尽兴:“要不再去珠宝店看看?”看着周大福的牌子,她不由驻足。

   
“安然,你醒过来啦!”陆君安笑着说道:“你可担心死叔叔了!看这大半夜的,叔叔一听见你落水就急忙赶过来了!”

罗曼宁摇头:“苏锦熙,我可提不动了,也走不动了。终于知道最累的事是什么了,就是陪着你逛街。”看着她花钱如流水,罗曼宁都看着肝疼,那一件衣服就是她两个月的生活费。

   
屁!看见这张写满虚情假意的脸,陆安然就想吐!就是这样一个人渣,把年仅十九岁的自己灌醉送进了高官的房里,只为了让官员行个方便,让他在爷爷面前长点脸……
当时自己真的好傻!全部听信了这些恶人的话!想想自己还真是蠢啊!陆君安在父辈里排行老三,是陆安然的三叔,但是因为陆君安和楚瑶总是在自己面前编排二叔陆君枫,再加上陆君枫一看见自己就啰里八嗦逼自己学习,陆安然前世很讨厌这个二叔,潜意识里不把陆君枫当亲人,只认陆君安一个叔叔,所以也把陆君安叫做叔叔而不是三叔!只可惜她的一片真心都是喂了狗了!这一次,既然老天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就要保护好自己,也保护好妈妈!绝对不要让这些贱人再一次奸计得逞!陆安然隐去眼中的厌恶问道:“三叔,你家离我家又不远,怎么大半夜才过来啊!”

“那我过去看吧。你出去等等言煜哥。”苏锦熙知道买的东西太多,便打电话让他来接。

    “这……
”陆君安一时之间还真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要不是林总突然打电话,他才懒得过来呢,陆安然是死是活干他什么事啊!而且,为什么陆安然叫自己三叔,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喊自己叔叔啦?

罗曼宁提着加抱着一堆盒子走了出去,感觉到视线都受堵。

    “那个…… 那个…… 我听我爸说过,陆叔叔这两天好像是一直在外地……
”楚瑶见势急忙接茬打圆场。

为了躲避门外的小推车,她走到一旁,却撞到一个人身前,两个盒子从胸前落地。

   
“是啊!”陆君安说道:“我可是连夜赶回来的!看叔叔多关心你啊!你也劝劝你妈!林总多好的人啊!你妈妈嫁过去也是有个依靠不是?”

“对不起。”罗曼宁抬眸,竟然是陆言煜,她脸颊不自主绯红。

   
陆安然真想狠狠地抽自己几个耳光,简直跟当年的情景一模一样!那时她还觉得叔叔是自己最亲的人,被“连夜”赶过来的陆君安感动的一塌糊涂,甚至觉得妈妈愚昧,觉得所有人都是为了妈妈好,但是妈妈就是死心眼,所以自己当时说了不可挽回的话,甚至绝食相逼,狠狠伤透了妈妈的心,但是,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这么做了!

陆言煜表情照旧淡然,问道:“锦熙呢?”

正文 3,陪你等着,对天起誓

“啊,她在周大福,我拿拿着东西先……”出来……后两个字就被他打断。

    “安然,你快点劝劝纪姨吧!”楚瑶看陆安然一直不说活就催促道。

“我去找她。那个,车子在那边,你把这些放到车上。”陆言煜简短说完便离开 。

   
“妈妈!”陆安然抬头看向纪柔,眼神柔软:“我愿意陪你一起等爸爸回来!”陆安然深知陆君灝是不会回来了的,因为,前一世直至她死的那一天,她都没听说过任何关于爸爸的讯息,但是妈妈愿意等,那么,她就心甘情愿陪妈妈等,哪怕一辈子都可以,上天给了她赎罪的机会,她就会抓紧一分一毫的时间来弥补前世的不孝过错。

罗曼宁感受到钥匙被随意放到他口袋的动作,他总是毫不在意。

    纪柔一愣,紧接着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女儿终于理解自己了。

陆言煜走进周大福,见到她背影的瞬间,脸上便荡漾着笑容,美得令空气窒息。

   
“这……”陆君安跟楚瑶都愣住了,这怎么跟想好的不一样啊!楚瑶也有有点迷糊了,之前她跟陆安然说的时候,陆安然不是还赞同来着的么?

正给苏锦熙介绍的店员,注意到陆言煜的表情,脸颊瞬间变红,话语也停顿。

    “安然,你说的叫什么话?你是要毁了你妈妈的一辈子么?”陆君安拉下脸来。

苏锦熙察觉到一样,回身时已经被他揽到怀里:“买啥呢?送给我吗?”

   
“三叔,其实我觉得你的提议也不错,要不就约上林总一起出来吃个饭吧!我也去!”陆安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谁要给你买。”苏锦熙撇嘴:“你想得真美。”

   
纪柔一愣,不敢相信的看向陆安然,刚才安然不是还愿意跟自己一起等灏哥么?陆安然轻轻拍了拍纪柔的手,淡淡一笑。

“那我买钻戒跟你求婚。”

   
“这才对啊!”陆君安见事情有转机,顿时眉开眼笑:“安然乖!叔叔下次来看你给你带新的游戏机!”陆君安心里也乐啊!这单生意要是谈成了,他就是陆氏的大功臣啊!

“才不要。”

    “再叫上爷爷!”陆安然又补了一句:“我也好久没见爷爷了!”

店员见到两人郎才女貌,而陆言煜名草有主,又恢复了职业素养:“小姐,这款铂金锁骨项链很适合你,心形镶钻,是送给女友的好礼物。”

    “这……
”陆君安笑不出来了,陆老爷子混迹Z国几十年,他的那点小心思陆剑豪一眼就能看明白!要是让老爷子知道自己算计大嫂,那他不是死定了
?!别说继承陆氏,老爷子得活剥他一层皮!依老爷子的脾气,很有可能让他滚出陆家,从此断绝父子关系!这可不行!这样,他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好,包起来吧。”刚嘱咐完,陆言煜便看叫住店员,并且看向苏锦熙:“等等,我们直接带走。”

    “安然,你……
你不是很怕路爷爷么?”楚瑶脸色有点尴尬,她可是给陆安然洗脑了好久好久才让陆安然远离陆家其他人,只信任陆君安和自己的啊!

苏锦熙一般不带饰品,穿着的连衣裙刚好恰如其分地露出性感锁骨。

    “于叔!给爷爷打电话!”陆安然没理会楚瑶的话唤着站在门外候着的管家。

陆言煜暧昧的抬手从她瀑布般长发后带上心形项链:“真好看。”

    “好的大小姐!”门外传来了管家于叔的声音。

“言煜哥,走啦,不然罗曼宁该等急了。”

   
“慢着!”陆君安脸色气的发青但还是耐着性子劝说陆安然:“安然,你听叔叔的没错!林总博学多才,年纪轻轻就当上了荣氏的项目经理,实在是难得啊!再说了,我也只是让大嫂跟林总见见面吃吃饭不是?相中了再说,相不中就算了!但是你妈妈一点机会都不给,叔叔这边也实在是不好圆长不是?叔叔也是为了陆氏啊!”看这话说的于情于理,实在是说的漂亮!

苏锦熙和陆言煜两家两代世交,所以两个人的感情还被父母爷爷被关照,这对于苏锦熙格外不爽。

   
“为了陆氏还是为了三叔你自己啊?”陆安然实在是懒得再跟这个卑鄙小人周旋,当初她被这个小人迷倒送进高官房中之后,陆君安还是用一句“为了陆氏”来说事儿,为了陆氏,为了爷爷,为了所有的一切,她都认了!结果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为了他陆君安一个人中饱私囊!

可是陆言煜毫不在意,动不动就要娶她。

   
“你这是什么话啊!”陆君安的心事被陆安然说中,有点恼羞成怒了:“叔叔还不是为了你们母女!大哥失踪,若不是叔叔在公司打点,嫂子早就被辞退了!”

……

   
“那还是多亏三叔照顾了,没想到三叔一个公关部的部长,还能打点公司保住我妈妈这个广告部的部长?!”陆安然觉得真的很搞笑,也暗自嘲讽自己蠢,这么漏洞百出的谎话,为什么她前世会深信不疑甚至感恩戴德呢?

见到苏锦熙脖子上的项链,以及他们依偎时脸上荡漾的幸福。

   
“你!”陆君安彻底被陆安然戳到痛处了,猛地站起骂了一句:“给脸不要脸!”就满腔怒火地转身大步出了陆家。

罗曼宁真的非常羡慕,为什么不能是她?

    “纪姨,那个…… 安然既然醒了,我,我就先回去了……
”楚瑶咬了下嘴唇,这个陆安然是怎么了?这眼神真让她害怕,而且傻子陆安然怎么好像开窍了一般?事情的发生实在是脱离了她的掌控,她有点怕了。

“曼宁,上车啊。让言煜哥送我们。”

   
“那你先回去吧!”纪柔揉了揉发痛的额角,今天发生的事儿已经够多了,她在几年前已经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她的女儿就是她的唯一,她绝不能再度失去她的女儿,不过女儿能理解她,愿意陪着她等灏哥回来,纪柔真的很欣慰。

“你先回公司吧,我会把锦熙送回家。”

   
“好的纪姨!”楚瑶擦干眼泪看向陆安然:“安然,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来看你!”

他只是用这一句话打发了她所有的期待。

   
“等一下!”陆安然突然开口唤住了要转身走人的楚瑶:“楚瑶,你记住了,你不过是爷爷秘书的女儿,你最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从今以后不准你再叫我妈妈“纪姨”,以后你就跟于叔他们一样喊我妈妈“夫人”!听懂了没!”

chapter3

   
楚瑶也没料到陆安然会突然这么说,在她的印象里,陆安然一直就是一个好欺负又好骗的傻子,怎么会突然这么能言善辩,而且这样的疏离感也是从未有过的啊?陆安然可是一直把自己当成最亲近的人的啊!突然听到这种明显带有阶级差距的命令语气,楚瑶除了震惊,还有一股子窘迫油然而生。

苏锦熙正在pad上画着漫画,一旁的手机便响起了熟悉的音乐。

   
“安然?”显然,纪柔也不明白女儿这次发烧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好似性情大变?楚瑶不是她最好的朋友么?

苏锦熙秀眉反锁紧,但声音却轻柔如流水:“妈妈,我正在上班呢。”

   
“你可以走了!”陆安然冷冷的瞥了一眼楚瑶,然后转过头合上眼不再去看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人。

“锦熙啊,这周六你伯父特意为你办了宴会,你到时候好好打扮打扮。你和言煜的婚事,早该定订下来了,要不然……”

   
楚瑶脸色煞白,离开了陆安然的房间,出了陆家的家门,天空阴霾,豆大的雨滴砸了下来。楚瑶狠狠捏着拳头,咬牙切齿:“陆安然!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给我记住了!”楚瑶淋着雨往自己的家走去,突然想起爸爸昨天接到的电话,电话中的那个人似乎在跟爸爸讨论近期要除掉陆安然这个陆家大小姐的事情,想到这里,楚瑶的心才轻松了许多,她眼神凌厉对着夜空起誓:陆安然,我绝对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妈妈,好,我知道了。”苏锦熙挂断电话,耳边还萦绕着妈妈唠叨的声音。

正文 4,手筋完好,诡异现象

其实,妈妈平时根本也不关心她的生活,天天在外护理玩乐,保养得都比她年轻。

   
房间里只剩下了她们母女二人,纪柔再度用手探了探陆安然的额头,只是还有些许温热。

爸爸自然也乐得妈妈不在身边聒噪,并且保养得美貌动人,他也倍有面子。

   
“妈妈,我没事了。”陆安然看向纪柔,眼角略微有些湿润,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真的很难以言明。

苏锦熙对爸妈这对活宝其实也有些无可奈何,但是他们恩爱,他们开心就好。

   
“没事就好!”纪柔握住陆安然的双手:“安然,你今天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明知道自己不懂水性,还去泳池边玩儿?也是妈妈糊涂,明天就叫老于把那个泳池的水全部放干!”

不过爸妈还来干涉她的感情,她可有点不爽。

    “是……
”陆安然很想告诉纪柔是楚瑶干的,这一切都是楚瑶那个贱人的错!但是她不能!临死之前她听得真切,这幕后还有真正的黑手没有露出面来,她必须隐忍,才能一步步引出真凶:“是我的不好……妈妈,你还是别让于叔把水放干吧,改天你教我游泳吧!”

不知道陆叔叔又打什么主意,不过他们家定期就有私人家宴,苏锦熙倒也熟悉了。

   
“你不是最怕水了么?怎么好端端的想要学什么游泳了呢?”纪柔越发觉得奇怪了。

苏锦熙自然喜欢陆言煜,要不是爸妈和陆言煜爸妈一直催着,说不定她真的早就答应他的求婚呢。

   
“现在把泳池的水放干了,以后还能把所有的湖海都填平了么?”陆安然淡淡笑说:“我要健健安全的长大,才能一直陪着妈妈啊!”死过一次的人了,还会怕什么水呢?

有时候,人总是做着相反的事情。

   
“安然说的对!”纪柔笑着揉了揉陆安然的脑袋瓜:“你昏睡了一天,肯定饿了吧!妈妈去给你做碗鱼肉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