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9191——苏博特其人

美高梅,      说起 9191
的神人榜,一定不能少了“苏博特”的名字。苏博特不是大名,而且大家对苏兄的昵称。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衙内,仗义,无厘头,吃货,情圣?我想了很久,发现很难用一个很精准的词语来概括。如果一定要给他一个标签,那么我给他的标注是:一个有着无厘头精神,情圣情怀,仗义的非典型衙内气质的吃货。一口气说完这个,先容我喘口气,再说他的其人奇事。

       
苏兄家世很不错,是个“官二代”。他的起点好比打麻将的人一起牌,哇,听胡了!血气方刚的少年啊,不愿承认自己的一路顺遂是家庭缘故,总爱强调自己的能力,可又爱半遮半掩,期期艾艾地透露出我等“草根”没法体会到的“高级生活圈”。对于他时不时故作神秘说的话,当年坐在他前面的我半信半疑,没事时权当听故事消遣了。

       
苏兄自诩“玉树临风,风流潇洒,能歌善舞”,我们不情不愿地默认了。能歌,歌确实唱得不错,特别是哥哥张国荣的,模仿起来有那么几句颇为神似。他身上好像有个按钮,每当晚自习做题做累了,我把钢笔戴上笔帽,往后一靠,把钢笔凑到他面前,说:“老苏,换个脑筋,给唱个〈风继续吹〉吧!”不会超过2秒,他马上半闭着眼睛,拿着自己的笔,沉醉地唱起来。这位老兄唱起来很难自行收住,每次都是我听够2首强行喊停,他才颇有几分哀怨,意犹未尽地收住。好在他这个“金曲由你点”的按钮很好用,百试百灵,也从不计较我们几个强行关机的鲁直。至于“善舞”这个,我誓死不与苟同。因为同学几年,我从没看他跳过一个完整的舞。最搞笑的是那年文艺汇演,他和另一个帅哥自编自演的舞蹈《独自去偷欢》,居然只有一半,说是没编完,最后一半硬是跟着刘天王的拍子左右摇摆完的。

       
苏博特当过一段时间我们班的体育委员,如果听他说足球,你会以为面前的是“罗伯特.巴乔”,但实际上他的位置是守门员。为什么呢?其实是苏兄身体素质不佳,总听说他腿受伤了,用他的话说“腿跑断了”。有一次据说他又受伤了,晚自习我们关心地问他伤在哪,他神秘的让我们转回头去。我和同桌小杨觉得莫名其妙,过了一会儿,只听他说:好了,你们可以转过来了!我们转身,天哪,课桌后这货居然把牛仔裤解了,裤子松垮到脚踝,而膝盖头的伤口裸露在眼前!我和小杨目瞪口呆,那一刻世界似乎都静止了,只有头顶一群一群乌鸦飞过,而我、小杨还有他的同桌李兄皆在风中凌乱。过了几秒,我们忍住嘴角地抽搐,按下要掐他脖子的心,问:膝盖伤,卷起裤腿就好啊,为什么要脱裤子呢?他一脸认真,答:那样你们怎么看得清楚呢,何况我又不是没穿内裤!好吧,对于这样的活宝,除了沉默,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苏兄有时神神叨叨的,有时也很可爱。我们四年级的时候教室在三层红房子的一楼,窗外远处是操场,近处立着2架大秋千。有天课间休息他吹嘘自己秋千荡得最高,我一看时间还有1分钟上课,就使出激将法让他不要“光说不练假把式”,于是他雄赳赳,气昂昂地证明起来。眼看着即将荡到最高点时,上课铃响了,我们都回到教室正襟危坐。班主任环视四周,问还有一个人在哪?大家憋笑,一起指窗外秋千上正在最高点做摆锤运动的某人说:那儿呢!班主任潘老师愣住了,然后教室内爆发出哄堂大笑。几分钟后气喘吁吁的苏博特跑进教室,哭笑不得的潘老师还说他荡秋千技术不错,这一下,他就更得意了!

       
苏兄爱动,日常也很能吃,我亲眼见过他晚餐吃过一碗肉丝炒粉,2根油炸火腿肠,一盒牛奶,外加一份份量足足的三鲜豆皮。就是这样吃啊,他在学校的时候体型始终是“黄豆芽”,估计还是学校油水少,工作几年后再见,终于变成了“番薯哥”。这就是我的后桌兄弟,他的小毛病不少,但可爱之处也不胜枚举。现在看来,人么,就是因为这些,那些的小毛病和性格闪光点才生动可爱!这不,过去这么多年,他那副时而有点小冲动,时而有点小狡猾,时而一脸愤青,时而无厘头,时而被我们捉弄无可奈何的生动表情,在我脑海中依然清晰。每次想起都会一拍大腿,声音高八度说:哎呀,说起那个苏博特呀!balabala,且得一段时间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