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日小记

带点起床气的我,并不怎么想听课,薪酬管理老师的讲课声我听着也觉得刺耳。时不时地拍张ppt课后做笔记,后面老师给我们看了一段《青年中国说》的视频,超级课程表的CEO余文乐是个90后,他性格张扬,充满激情,但是我觉得他稍微有点嚣张。虽然他讲的那些我并不怎么喜欢,但是有两句话我很赞同。一是,活在当下;二是,心无挂碍。

大四上学期我又变成了一个人,经过一段痛苦的状态后,那股压抑的涌泉又冒了出来,一月初我跟着寝室长回他的家散心,在南方那个小村里,我每日和寝室长睡到自然醒,然后就出去爬爬他家前面的那山,那里的空气新鲜,一切都很安静,在那段日子里,慢慢的在深夜里那股曾经扎的根活了,她揪着我的心,我不断的想念,想念那熟悉的面容,想念我陌生而又熟悉的她。每当我痛苦难熬的时候,我就变成了话唠,会接连不断的说,而承受话唠的人一直都是寝室长,我也不知道他烦不烦,但是,只要我说他总会听。在和寝室长一起躺在他的床上的那一段日子里,我总是重复的和他念叨着,念叨为啥就没有认识她呢。而他总是担心他的考研成绩,我就劝他放开放心。在那些想念的夜晚里,我用手机一个字一个字的写下这南下的故事,故事里夹杂着对她的念想。

晚上,博弈论,一整天满课真心很累,依旧是下午那个金融理财的老师,当初是因为听其他同学说这个老师很有趣,才连着两节都选了他的课。这个老师确实很有趣,黑黑的,不怎么高,说话还有点娘,不过嘴皮子利索,讲话很快,讲的内容通俗易懂,还爱开玩笑,很受欢迎。他给我们讲了“囚徒理论”充分解释了社会上的“不合作”现象,大部分的人在个人利益与社会福利之间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个人利益。我想,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后来该课的考试,我通过了第一轮选拔,进入了加强班训练。加强班教学,定在7月6号开始,共5天。而在上课的时候又碰见了她,我于是在把进入名单的人名字都抄下,划掉不是她的专业的以及性别是男的,我就猜测她的名字。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在加强班的时候不敢再那么随意了,上课一直认真听讲,但是我一直都找离她很近的位子坐,这样下课的时候,还会偷偷的望着她。我记得有一次下课的时候,她主动的找我讲了一句话,我当初真是喜出望外,但又表现的很平淡,也有可能不止一句话。总之,那是我唯一一次和她面对面,用声音交流。我甚是觉得那一次是她给我一次机会,而我的胆怯与羸弱让我失去了这次机会,而那一次以后就错失了所有再认识的机会。

2018年3月26日  星期一

我偷偷的拍了几张她的相片,存于手机。有一次,一个小伙伴玩我手机发现了我偷拍的相片,他说,想不到啊,洋爷,你竟然这么不老实,可是,咱能有点追求嘛,这很普通呀。是呀,她很普通,普通到当初就在我旁边我也没有注意到,可是后来一直看着她,看着她,就越看越喜欢了,我也说不来上喜欢她什么,但她就静静的在我心底扎根了,每天用想念回想展望来浇灌她,等着开花结果的那天。

明天,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呢。

从那以后,我上课就那样着看着她,有时候就是肆意妄为的趴在桌子上看着她,当然会被她发现,她转来看向我这边的时候,我就把压在脸下面的书,折起来,这样看起来像是在看书的样子。有时候会装作上课,用余光偷看她。有时候会和寝室长换位置,就为了离她近一点。有时候,她没有来上课的时候,我就会心灵不宁,会不间断的问旁边的寝室长,她怎么没来上课,你说是什么原因。寝室长一开始还会说也许是生病了。我就会说,啊,不会吧,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嘛。那他就会说,去约会了吧。这个时候我就会想掐死他,我就会回他,你还是别说的好。他就不说话认真听课了。过了没一会儿,我就又会问他,你说她怎么没来上课呢,这样几次,他最后就会不耐烦的说,可能死了吧。我就会用手在底下掐他大腿,看着他龇牙咧嘴的上课。

七点准时结束早检,不想去食堂吃早餐,回到寝室边啃面包边看韩剧,《请回答1988》是部不错的剧,一点一滴都展现出了那个年代人们的纯和善。

那股泉水终于干涸了,那扎的根再也不会活了,只有存在的裂痕,证明着曾经有那样一段简单的暗恋,有那么一段简单的喜欢。那段简单的暗恋曾令人心绪沉重,不得轻松,那一段深情的眼神曾让心海掠过穹空,那一段时间曾令我更懂得贫瘠土地上的风景。

美高梅,九点整,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课,这一天有忙碌,有烦闷,也有疲倦,但也不乏有精彩之处。生活处处有惊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上了。该来的总会来,收拾好心情,笑对人生百态。

自始至终,都没有认识过,连一个错过的故事都不算。后来上课我也开始听课了,课间就看那些拉下的课程,偶尔还会在上着课的时候,望着她就出了神。就会想,如果当初迈出一步,是否故事的结局就会不同。那时候,每望她一眼就秋水微澜,每遇到她一次,树叶就凋落一片,恨不得泪水盈盈,赢得她的伶爱。恨不得,动不了,总是想不到她有了一份爱恋,却不是我。告慰自己,算了吧,认识的意义已不再那么重要。

七点四十和室友一起去上课,带着鞋套去机房,路上看到墙边一片油菜花开的茂盛,我感叹道学校还有油菜花?室友给了我一个白眼,路边有棵樱花抢先开了几枝,粉的可爱,楼前一片梨花白的似雪。

注意到她是因为我上课睡觉,被老师发现了,老师示意我旁边的室友把我叫醒,于是室友就用手拽拽我胳膊,我迷糊中打掉他的胳膊说,不要烦我。当时全班的人都在看着我,我的举动被隔着走道右边的她听见了,她竟然笑了起来,这下子可好了,全班人都被她弄的哄堂大笑,我从桌子上清醒过来,抬起头看到她,她正捂着嘴咯咯的笑,由于全班被她引得都笑了起来,她则不好意思起来,脸泛起了一圈红晕,面向她的闺蜜,把头压的低低的到最后把头埋在了书桌上。

早上五点五十,还在梦中的我被闹钟吵醒,迷糊地起床洗漱。六点一十出门出发去早检,室友还在熟睡,有时也会发点小牢骚,但是在学生会工作也是身不由己,职责所在啊。其实,早起也挺不错的,走在清晨的路上,吸一口清新的空气,迎接忙碌一天的到来。

到了现在,就再也没有了那样的情感,没有了那样的悸动,没有了那么简单的喜欢。

睡前听一首《离人愁》:“我应在江湖悠悠,饮一壶浊酒,醉里看百花深处愁,莫把那关外野游,有佳人等候,梦里殇此情高几楼~”

加强版训练之后老师留了一些作业给我们,规定在期限内提交,然后再选拔出参加比赛的人。那个暑假我留在学校没日没夜的去看书去搞定老师留给的那些作业。直到提交了作业之后,我回家住了一两个星期。在暑假八月二十六七的时候,我回校,在那一两个星期内,九月几号的时候,我说服了一个交流半年的女生愿意和我谈恋爱。而同时我也接收到了学校的通知,我成功的被选入参与那年九月份的那次全国比赛。在那里,我没有再次看见她,心底有些失落。但是认识了一些她专业的女生。我也从那份名单中确定了她的名字。

连着又是上劳动法,这个老师讲话声音小,拿着话筒讲,声音依旧温柔。她给我们讲了一个大学生深陷贷款危机,最后不得不辍学回老家躲债的事例,要我们以此为鉴。我不禁唏嘘,虽然不知道那个人因何而借那么多钱,但是我很看不起这样的人,花着父母的辛苦钱最后却还要父母给他还那一屁股债。

这么说吧,那时候喜欢她的感觉是浅浅的,淡淡的。当时她坐在教室的第六排中间一列左边起第一个位置。和她邻座的应该是她的同班同学或室友、闺蜜,上课前,她们会窃窃私语,有说有笑,她笑起来左脸庞有一个浅浅的酒窝。上课的时候,她则双手托着下巴,虔诚的认真的听课,偶尔双手中会夹着那根比他人的笔都粗一倍的黑色墨笔。口渴的时候,她会左手拿起那个比他人都高一个头的钢杯子喝上三口水,同时她会用右手转起那支黑色墨笔。就在以为她喜欢用比别人大那么一些的东西时候,却又发现了那个比他人都小的紫色书包,小书包右边挂着一个大大的白色老鼠饰物。小小的书包盛放大大的东西,就觉得这个人与别人不一样。

而正当我思绪飘忽的时候,突然老师点到我的名,让我回答问题,我顿时觉得心中一阵风吹过,灵魂在角落里颤抖了一下。我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其实我连题目都没看到也没听到她问的什么,全班的人唰地一下都看着我,我脸一阵发烫,茫然地看着老师。全班近百个人,点到我的几率为百分之一,我今天是何其有幸被点到,我内心苦笑,今天似乎应该去买彩票的。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下课铃响了,天哪!这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啊……然而,老师并不打算放过我,说给我一周的时间准备,下节课,还是我来回答……

在我喜欢她之后,我就发现了,我经常会碰到她,有时候在食堂里,有时候在路上,有时候在教室自习的时候。不知道遇见过多少次,彼此从没有对面打声招呼,一直都是没有言语的
彼此照望着微笑着从身边走过,或者远远的眼神掠过。有时候,我觉得我看她时她总是窃喜低垂着头。当我假装不看她时,再一转头就会碰到她的眼神。那时候她总是穿着那件紫色格子的卫衣外套,留着马尾,和朋友走在一起总是有说有笑的,那笑靥以及那浅浅的酒窝如初见时依然勾起那身体里的那股情感。每遇到她一次,那泉口就裂开一块,涌动的泉水就凶猛一些,根就扎得越深,就会以为以后一定能长成参天大树,开满花,结满果。

晚饭还是去食堂,最让人感到快乐的还是吃啊~ 
坐在饭桌前吃饭,身后一个男生经过手机里传来央视天气预报的铃声,我抿着唇偷笑,临桌的男生也在偷笑着。终于等来了那个慢腾腾的室友,她端着一大碗拉面,小心翼翼地走来,走到桌旁迅速一放,然后跳着甩手,大声嚎叫喊烫。她一个大个子大嗓门,在那里又喊又跳,埋怨说那个卖拉面的阿姨给她煮的太烫了,周围的人全往我们这桌看过来,我一边憋着差点笑出猪叫,一边尴尬的不想认识她。她总能给我们平时无趣的日子,添加很多笑料。

5、

美高梅 1

大四下学期的时候,那股源泉在夜晚就像撕裂了,咕咕的往上冒,后来我从和我一起参加那次比赛的队友打听到她的去向,被保中科大读研。我的队友当时还留了一个QQ号给我,而我那股再次涌起认识她的勇气因自卑而又压抑下去了。那个QQ号我没加,现在也遗忘了。

没有写日记习惯的我突然想写一下日记了……

随着那心底的涌动,以及多次在梦中梦见和她搭讪最后成了情侣,于是就告诫自己,下一次遇到她,一定要主动去认识她。可是,那次遇见如同一个完美的泡沫破裂了。那是四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我从宿舍出来去上自习,就在食堂的门口碰见了她,起初,我没有看见她,是当我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她从那男的怀里转过头来看我,我才意识到是她,我当时愣住了,她望我时的表情似乎是静静的,我不知道那一望代表着什么,我看着她静呆了2秒,然后又恢复往常的微笑,她也是,彼此擦过眼神,回头,继续前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