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的少年

啊哈~重出山之作~改变日文词到中文词还是有难度的~只能纯当娱乐。

Part.1
阳光刺破十六岁的湛蓝
冰激凌在手中融化成小溪
六月的午后
这条小街拥挤着穿着校服的男生女生
而你,总会拉着我的手说:
走啦,对面小吃店要没有位子啦
那年十六岁,我们还只是故事里最初的单纯少年

另外,自己也尝试着用全民K歌唱了一下~想听的将就着听听吧啊哈哈 =
=感觉要被砖头拍死的赶脚。。。

Part.2
在这条不宽的小街上林立着大大小小的店铺
你总会拉着我的手去街头的冷饮店买冰激凌
去街尾的照相馆拍两人一版的Q版大头贴
你还是那个清新怡人的女生
整洁的校服,干净的帆布鞋
柔顺的长发被扎成简单的马尾束在脑后
记忆深处
你总有着可以温暖整个冬天的安静笑容

链接:It’s All Too
Much

Part.3
你的决定总是很仓促
彼时的你,站在校门口,开口,淡淡的说:
我要走了,去远方,很远的远方
我背着重重的书包,天真的问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你揉揉我的头发:
傻孩子,也许,永远都不会了
你给了我一个长长的拥抱
我就那么看着你消失在街的尽头

Part 1:

Part.4
你不在我的身边
我学会了一个人去买冰激凌
一个人去照双人版的大头贴
一个人去对面的小吃店吃早餐
一个人踽踽独行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偶尔习惯性的转头
身旁是空荡荡的风

美高梅 1

Part.5
而后来关于你的一切,都是我听说
听说你的父母离异,他们各奔前程,没有人选择你
听说你在学校聚众闹事被勒令退学
听说你的父母把你送到很远的地方上学,不再有人管你
听说你换了好多个男朋友
听说你成了那座城市地痞老大最亲近的人
听说学校里一些抽烟打架的小混混都去投奔你
听说你成了他们最靠得住的大嫂
听说的你,早已不再是你

早已不再是蔚蓝色的天空

Part.6
再后来,是我遇到两年后的你
陌生城市的路口
我和新同学在站牌下等车
我只是漫无目的的数来往川流的风景
只一刹
便看见马路对面的你
那个不再是你的你

找不到当年澄澈的模样

Part.7
你穿着超短的黑纱裙,紧身的吊带衣
头发染成了四五种颜色,脸上抹着夸张的妆彩
鼻子上明晃晃的鼻钉刺伤了我的眼睛
你的周身围着一群另类的少男少女
而你,正享受的搭着一个小混混的肩
涂满黑色指甲油的手指
夹着一根吸了过半的烟

小朋友在问我什么叫彩虹

Part.8
迟疑片刻,我终是雀跃着奔向你
紧紧握住你的手,等待着你的惊奇和欣喜
可是,可是
美高梅,你疏离的眼神陌生的让我不敢靠近
你手指尖传来的冰凉温度似乎可以瞬间冰冻曾经
我只好讪讪的松开手,说:好久不见
我分明看见你眼里一闪而过的心疼
可你冷冷的点头,转身,离开

早已找不到繁星闪烁的夜空

Part.9
凌晨一点的小巷冷冷清清
我一直倔强的跟在你的身后
终于,你转身
你抱着我说对不起
你说你回不到过去
我们也回不到从前
我轻轻问你:
是不是我们会从此陌生下去
是不是时间隔成了距离
我再也找不回最初的你
你笑了
那是我久违的笑容
单纯,真挚,不惨任何杂质
我慌忙掏出右口袋一直存藏的相片
是十六岁那年,你陪我拍的最后一张大头贴
我们张着大口,露出最单纯的笑
你的泪瞬间落下
然后,你拍拍我的背
笑我傻孩
最后一次,你笑我傻孩子

取而代之的是遍布霓虹

Part.10
在你离开很久很久以后
我意外的收到一个包裹
我轻轻的打开
一张相片,一封信
相片里的你,穿着米白色的雪纺裙,站在榕树下
柔顺的黑发搭在肩上
澄澈的眼神,干净的微笑
让我恍惚间感觉时光退到从前
信的末尾,你说:
十六岁,我们永远是最初的少年
那一刻,我终于懂得
原来你,不曾失去

你的瞳孔藏着什么我都不懂

路人们总是步履行色匆匆

他们的本事就是装哑作聋

真想这样吗?

Chorus:

嘿问问自己 十年之后我会身处何方

想跨过困难重重

想冲破束缚牢笼

不想被命运捉弄

相关文章